三院35所试验队员外场试验见闻:面朝大海 我心飞翔

发布时间:2014-07- 09    信息来源: 美高梅手机版游戏科工三院

  火车缓缓入站,雨水冲刷着车窗,脸色有些阴沉的三院35所某试验队队长念叨着:“试验估计又要推迟了。”“出门看天”已成为这个试验队的习惯,队员们像古时靠天吃饭的农民一样,密切关注着与试验场地的天气,心情也随之变化着。

         向着炭烤机场进发

  
 

  被阳光炙烤的水泥地面散发着熟炭似的淡淡焦糊味,整个鞋底似乎要融化在上面,动弹不得。

  “别动,穿螺丝!快点快点!”在高总的指挥下,大家搬着40公斤重的设备在机场装机。这时,队员们的体力已消耗得差不多,大颗大颗的汗珠挂在他们的下巴上,时不时砸向地面,瞬间就被蒸干了。

  高总是陕西人,经验丰富,黑壮寡言,只有在干活的时候才会话密起来:“你那位置不对啊”,“方向错了,看没看到?”,“看好了再装,不然费那二遍劲”……拧上最后一个螺钉,大家长舒一口气,算是经历了一个小小阶段性胜利后的休息和缓冲。

  刚进入三院35所不久的新员工小刘并没有急于推动工作进程,而是站在原地“拖大家后腿”:他拿着扳手仔细加固螺钉,每一颗都不肯放过。他表情严肃,“用他们的话说:必须拧紧了,这可是要上天的东西。”这些刚刚加入航天队伍的小伙子仍略显稚嫩,可他们对工作的敬重与努力不输前辈。

  小刘指着一个队友说:“别看他不惧高,他可晕机呢。”

  “晕机是挺难受的,不过如果试验成功了这些都不重要。”这名队员说。

  面朝大海的试验队

  装机只是正式试验的一个小前奏,夏至将近,海上试验开始。试验场地选择在一处面朝大海的废弃烂尾楼里,远处的海平线清晰可见,海水在阳光下闪着银光,看起来是个好兆头。

  试验队员们从大巴上冲下来,平时文文弱弱的小姑娘拎起十几公斤重的器材“蹬蹬蹬”跑上楼,毫不含糊。有的队员架好设备,拿出本子认真地记录着日期和试验环境:某月某日,微风,天气晴朗,某某阶段试验开始……郭队长的指挥部设在顶楼,他心明眼亮、待人和气,指挥大家的间隙,时不时还开上两句玩笑,为紧张的气氛增添了几分活气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试验很顺利,大家终于心安了。

  因为观测点的不同,张博士与小何两位队员被安排在离烂尾楼约5公里外的一处民房中。屋前的门廊十分狭窄,搬运机器的过程因此变得格外艰难。通往二楼的楼梯只容得下一个人,高3米的水泥台阶两侧竟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和围栏,看起来十分危险,试验队员在这条楼梯上搬运试验机器,每一步都如履薄冰。

  张博士说:“你看那楼顶间搭的宽木板,我刚刚就是从这上面走过去调试机器的!那木板晃悠得利害,又没啥防护措施,掉下来就完了。”

  一瓶“老干妈”是舌尖上的试验场

  午饭时间到了,机器轰鸣声暂时停止,整栋烂尾楼瞬间安静了下来,棚顶漏出的水“啪嗒啪嗒”滴在水泥地上,汇成了一个灰黄色的小水洼,那是蚊子的乐园。司机师傅从车上运下来几个巨大的塑料袋,里面装着大家略显单调的午餐——豆角炒肉和米饭。

  细心的队员自己带了一瓶老干妈辣酱,摆在用箱子临时搭建的餐桌上,大家纷纷上前抢着吃,普普通通的辣椒酱为这顿并不丰盛的午餐增添了一些滋味。队员们说,与装机当天被打包成一坨的“粘连”水饺相比,这顿饭的确是“客气”很多了。

  试验场远在郊区,人烟稀少,试验队吃饭一直是个大问题。司机师傅要从距离1个多小时车程的驻地将午餐运至试验场,天气冰冷时,饭菜很快就凉掉了。米饭回生,本就不那么美味的饭菜变得更加难以下咽。为了不让饭菜变凉,司机师傅煞费苦心:他们用棉被将盒饭包裹起来。即便是心思不在吃饭上,满脑子都是试验数据的队员们也被这热气腾腾的饭菜吓一跳,知道来龙去脉后,不仅暖胃更暖了人心。

  在吃饭的当口,笔者与“90后”姑娘刘丽君聊起来。她4月份就来试验场了,两个多月的时间只回过北京一次,每天都在闭塞枯燥的环境中做试验。

  “准备发射!”突然,对讲机中一声令下,队员们将手中的饭盒往桌上一扔,急忙奔到设备跟前,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。

  晚上8点多,试验结束后,队员们又凑在一起分析白天的测录数据,分享下彼此的感受,全力以赴准备下一阶段的试验。亦苦亦甜,试验队的气氛感染着很多来到这里的人。(姜文羽)

  

  

【打印】   【关闭】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